<big id="phlht"></big>

<sub id="phlht"><span id="phlht"><mark id="phlht"></mark></span></sub>
<p id="phlht"><track id="phlht"><th id="phlht"></th></track></p>

    <address id="phlht"><track id="phlht"><progress id="phlht"></progress></track></address>
      <dl id="phlht"></dl>

        <track id="phlht"></track>
        <rp id="phlht"></rp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hlht"></address><cite id="phlht"><big id="phlht"></big></cite>
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phlht"><meter id="phlht"><address id="phlht"></address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phlht"><sub id="phlht"><dfn id="phlht"></dfn></sub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phlht"><span id="phlht"></span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            企业名称:济南新德激光设备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地址:济南市机场路南首东华德信工业园内
                  联系电话:0531-81203371 81203372
                  手机:13256691023
                  传真:0531-81203372
                  网址:www.eitsafe.com

                  光刻机发展历程

                  光刻机的世界只存在赢者通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对于大多数厂商来说,一款新产品从投入到使用通常会耗费两三年 ,时间就是金钱,厂商们通常会优先选择先进的成熟的产品。除此之外,长周期投入以及高技术壁垒等都是很多新入局者难以逾越的高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总结下来,主要有以下几点:

                  技术上壁垒高

                  ASML 总裁 Peter Wennink 也在媒体上方言:高端的 EUV 光刻机永远不可能(被中国)模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" 因为我们是系统集成商,我们将数百家公司的技术整合在一起,为客户服务。这种机器有 80000 个零件,其中许多零件非常复杂。以蔡司公司为例,为我们生产镜头,各种反光镜和其他光学部件,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模仿他们。此外,我们的机器完全装有传感器,一旦检测到有异常情况发生,Veldhoven 总部就会响起警报。"

                  长周期投入

                  光刻机是典型到极致的高风险、高投入的赛道,前期的投入很高收益很慢,有时候身体要贴钱投入。从下图可以看出,从 ASML 的研发投入基本达到 15% 以上,有时候全年负增长也是常态


                  据一位在 ASML 工作的知乎作者 @俗不可耐透露:"ASML 的 EUV 光刻机才真正开始盈利 ",而 ASML 在这项技术上投入的时间是 27 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试问有多少企业可以做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换供应商成本太高

                  买到一台机器和用好机器是两码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ASML 极紫外(EUV)光刻机每台售价达到 1.2 亿美元,重达 180 吨,零件超过 10 万个,运输时能装满 40 个集装箱,安装调试时间超过一年。除此之外,磨合与提高良率都需要时间堆砌,只要没有大的技术变革,厂商们不可能轻易放弃 ASML 当其他厂商的小白鼠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台积电(占据全球晶圆代工的大半壁江山)、三星、英特尔、格罗方德包括国内的中芯国际都是 ASML 的客户,其中三星、英特尔、格罗方德还是 ASML 的股东,三大巨头转投其他家的可能不大。